0-1| 0-2| 0-3| 0-4| 0-5| 0-6| 0-7| 0-8| 0-9| 0-10| 0-11| 0-12| 0-13| 0-14| 0-15| 0-16| 0-17| 0-18| 0-19| 0-20| 0-21| 0-22| 0-23| 0-24| 0-25| 0-26| 0-27| 0-28| 0-29| 0-30| 0-31| 0-32| 0-33| 0-34| 0-35| 0-36| 0-37| 0-38| 0-39| 0-40| 0-41| 0-42| 0-43| 0-44| 0-45| 0-46| 0-47| 0-48| 0-49| 0-50|
通信商城系统集成狐说西游宽带自助商都家居
GLG平台1960>新鲜事>后周御窑柴瓷就在郑州?!多省争夺柴瓷原产地”郑州说”证据全、较靠谱

后周御窑柴瓷就在郑州?!多省争夺柴瓷原产地”郑州说”证据全、较靠谱

2017-12-08 11:13:11作者/来源:商都网

后周御窑柴瓷就在郑州?!多省争夺柴瓷原产地”郑州说”证据全、较靠谱

2017年12月5日上午,弘扬推广传承柴瓷文化座谈会在郑州召开。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、郑州柴瓷研究会及多位文化学者,于郑州考古研究所文物修复中心二楼,针对柴瓷相关的文史研究新成果、”疑似柴瓷”的郑州青瓷科学检测报告,及新论调”柴瓷即秘色瓷”召开柴窑文化座谈会,与会者理性辨析了柴瓷的脉络和传承,提出了数个柴瓷产地在郑州的依据。

弘扬推广传承柴瓷文化座谈会合影

 “青如天,明如镜,薄如纸,声如磬”的柴瓷是中国陶瓷史上最神秘、最引人 关注的瓷种之一。柴瓷在明清多数笔记史料中,位列历代名瓷之首,柴窑也通常被认为是后周世宗柴荣亲自下令建造的御窑。但无论是博物馆收藏、还是考古发掘,都没能发现明确认定的柴瓷标本,故而柴瓷被称为”千古之谜”。现在关于柴窑原产地在何方仍然是一团迷雾,有”郑州说”、”耀州窑”、”景德镇说”说等,近日又有专家又在浙江慈溪提出了”越窑说”。

座谈会由郑州市柴瓷文化研究会秘书长柴超彬主持,河南省文化研究资深学者高天星教授、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会长田培杰、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会长刘志钧等20余人出席本次座谈会。

 

郑州柴瓷研究会会长田培杰先生发言

田培杰先生首先发言,他在会议上公布了由北京大学检测并出具的ED-XRF分析报告,该报告检测了郑州东大街出土青瓷片,中期分析结果显示:“本次分析最为重要的发现是一类较为特殊的瓷片,其化学成分主要是胎的化学是迄今为止未见报道的......这批青瓷的发现,丰富了我国瓷器的品种。”据此结论,田会长推断,既然出土自郑州的青瓷标本前所未见,不是已知的青瓷品种,极有可能是柴瓷,故而柴瓷原产地很有可能就是郑州,且可能性较大。并表示还会有终期的检测报告,将会给出关于该批瓷片的结论。之后他又梳理了郑州地区陶瓷发展的历史传承,用历史传承的角度分析了,柴瓷在郑州诞生的基础。

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会长刘志钧先生发言

河南工艺美术学会学会会长刘志钧则从历史地理、经济规律和工艺传承等方面,提供了审视柴窑之谜的新视野:在后周时期,位于慈溪的越窑是吴越国的辖区,与后周之间隔着南唐,景德镇则隶属于南唐治下。所以越窑和景德镇窑,都不可能为后周宫廷提供御用瓷的生产,他还引述了北京大学秦大树教授在“秘色瓷与柴窑学术研讨会”的发言,“历史上早期的御窑都建在皇城附近,譬如南宋的御窑老虎洞窑址离皇城仅20米。而后周、北宋的都城是开封,作为御窑的柴窑只能是在都城附近。”他同时表示陶瓷业在古代相当于现在的重工业和高科技工业,没有相应的原材料产地、稳定的经济环境和技艺的传承积淀,陶瓷业是不可能发展起来的。郑州周边陶瓷主要原材料储量丰富,且当时归属汴京管辖,经济生产相对能够稳定进行,早在唐代的巩义窑,郑州地区就已经生产精细的青白瓷和青花瓷,所以郑州地区具备生产出高质量青瓷的必要条件。最后他强调,我们需要加强弘扬陶瓷文化的力度,对科学研究、考古、文化研究的成果进行有效的传播,柴瓷学术研究不应”养在深闺人未识”,要通过推广,引起社会的关注,进而推动更多有识之士的参与,并表示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今后将会为此做出努力。

郑州市作协原副主席、《古都郑州》执行总编赵福海先生发言

郑州市作协原副主席、《古都郑州》执行总编赵福海,从郑州民俗、历史和文献多方面阐述柴瓷出自郑州的依据。他认为郑州历史上曾五次为都,八代为州,是中国八大古都之一。郑州古陶瓷生产历史悠久,仅郑州市内、近郊就有古窑遗址一百多处,与其它地区相比,有独特的地域性特征和审美。在郑州老城改造过程中,郑州东西大街也出土了大量青瓷瓷片。此前送检到北京大学的瓷片正是出于此,郑州出土的瓷片能得到科学依据的支撑令人欣慰。但围绕柴窑遗址的问题,历史上郑州确实有相关窑址,但因为多方面的原因,窑址没有保存下来确实有点遗憾。

 

闫本良先生发言

柴窑研究会的闫本良老师,用严谨的文献分析否定了”耀州说”,据他对嘉靖耀州志的考证,北地郡名在今富平内实际只存在了45年,而《格古要论》的作者曹昭是明初江苏松江(今上海)人,使用废止近800多年的地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“北地等于北地郡”之说牵强附会,同样”出北地”的汝瓷是汝州,可见”北”表示方位。他认为《新增格古要论》是在不改变《格古要论》原意的前提下进行的增补。并通过分析《新增格古要论》作者王佐的进士年份、任职履历,和文献与实际验证等,肯定了该书的参考意义。

 

郑州大学教授、非遗专家高天星先生总结发言

河南省文化研究资深学者高天星教授为座谈会做总结:为田培杰会长等柴瓷研究者孜孜以求的精神感动,对刘志钧会长的观点高度赞同,他表示近年来全国多省市不断地造势争夺柴瓷,这说明有更多的人开始关注柴瓷。作为陶瓷大省的河南,虽然发声较少,但令人欣慰的是大家都在求真务实、不畏艰苦的搞学问、搞仿制,今天大家的发言思路清晰、有理有据,是在切切实实地弘扬、推广和传承柴瓷。

 

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副秘书长刘冠辰鉴赏疑似柴瓷标本

参加座谈会的还有古陶瓷修复专家田町、《收藏理财》杂志编辑朱慧敏、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副秘书长刘冠辰、柴瓷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钱永召等二十余人。


[编辑:刘方]